0%

在高山村,睡一个好觉

高山村的田野

小满雨后,去到了铜鼓镇高山村。

我是一个对田园生活没什么向往的人,“晨兴理荒秽,带月荷锄归”的理想状态一向只存在于诗句之中,于我自己而言,更多的是对泥泞道路与家畜的不喜。驱车一个小时才能到达的这个位于铜鼓镇的小乡村。对它未曾抱有什么幻想,棠城有些什么好玩的地方我且不说全知,但也是知有一半,这个地方的特点就是没有特点,听大姨说这是当年知识青年下乡都不愿意来的地方,因为太远了。

在山野之中溜溜弯,从一棵花椒树蹦跶到另外一颗花椒树,摘一颗青花椒在手指上揉捻,芬芳散发开来,鼻尖甚至用不着凑近了闻,就可以想象青花椒鱼青花椒鸡青花椒火锅的灵魂所在。

再看到青色的苦蒿,高的有一米高,折下枝干带回家,挂着可以驱蚊防虫,熬水可以泡脚擦拭皮肤止痒,就单单抱着也有一种收获的快乐,一种不劳而获的快乐。

花椒树

高山村里覆盖着不同的绿意,在这因为降雨而有丝丝凉意的时节里。柏树的绿色最深沉,配上略微硬的叶子,直直地站在路旁坡上,肃穆威严让你不敢走近,因为这深深的绿色太浓郁,仿佛要把人吸进去。

竹子的绿色是恰到好处的,竹叶轻盈的质感带来了视觉上的绝对美感,新竹初发,没有一点灰和污染,画家笔下的竹也就是这样干净的样子,多一分则钝,少一分则浮。

路旁野草的绿色是清新的,灵动得似乎要跳动起来,如果有幸配上一朵相得益彰的小花,春天的甜美在此都得以窥见。工作日里日夜与电脑屏幕相对,能在可爱的时节遇上可喜的绿意,便也算没有错过春天。

六月将至,馋嘴的我便也开始觊觎山野林间的果子,虽然它们现在还是青涩的模样。一桠的李子压弯了树枝,一个个的绿疙瘩是还没有长大的梨,一串串的葡萄挂在村民小院里的藤架之上,我只能看着流口水,顺便摘一颗野果子解馋。这些没成熟的果子长在你抬头可见伸手可摘的地方,但路过的每一个人都在默契地维护着他们的成长。

挂满李子的枝桠

经历了青海7.4级地震的夜,经历了因为值班而整宿未眠的夜,白天强人所难有说有笑,晚上还不能睡个好觉。仿佛没有经历过可以熬整夜次日还能精神抖擞的青春,于我而言,睡个好觉一直都很困难。

小时候有小小烦恼,为赋新词强说愁,会因为一条短信辗转反侧;长大后有成长的枷锁,沉沉地压在心上,只剩一句春恨十常八九。连青春期都没有光临过的痘痘,却因为睡眠不良而频频叨扰;洗头时脱落的大把头发,经年不消的黑眼圈,逐渐失去的元气与斗志,无一不在提示着我需要一个好觉。

有人问什么时候起,你发现你不再是小孩了。
我说,大概就是当我意识到睡个好觉是一种恩赐而不是惩罚的时候开始吧。

没有想到在偶然在高山村,我竟然获得了一次可贵的睡眠机会。大抵是在乡野间行走产生了倦意,也因为手机放在了我伸手无法拿到的地方,躺在四壁中,听着窗外的蝉鸣鸟叫,感受着春日温柔的风,那一瞬间很难形容是晃神还是入定,总之那几个小时我获得了深度睡眠。久违的高质量睡眠使我即使被手机来电震动吵醒,仍然可以保持起床后活力满满的样子。

村道边的竹子

如果可以,趁着微风有意,我愿意每周来享受一次深度睡眠。比起在五星级酒店的席梦思床垫里想着明天的工作翻来覆去,比起在家里的床上手机伸手可及相对应的是烦恼也伸手可及,越来越期待这样的人生,关掉细碎烦恼,好好睡上一觉。

欢迎关注我的其它发布渠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