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%

重庆大学的赝与真

今年是重庆大学90周年校庆,看着学校越来愈好,我们的重大人当然要搞点不一样的了。作为一所传统的工科大学,重大要有历史的厚重感,想建立文博类专业。这次校庆无疑是个好机会,向过客校友们隆重推出重庆大学博物馆(以下简称:重博),以证明重大是有文博历史类的学术力量的。

现而今重博长夜难明,文博类的专业也前途未卜,重大的信誉堪忧,甚至有人怀疑“博物馆里无真货,象牙塔中无象牙”。

风口浪尖之上,手手也不敢拍胸脯为重博担保呀,但是手手敢保证,作为一所老牌的建筑大学,重大的这些建筑可都是货真价实的有分量。

重大的优秀近现代建筑

1929年经四川省主席刘湘资助,重庆大学于10月12日正式开课。现在的重庆大学共分为四个校区,其中A、B、C校区是老校区,驻扎在沙坪坝的核心区域,D区也就是虎溪校区所在的大学城,也就是黑出名的”重博“所在校区。

大部分工科学院的学生,都会在大二结束后全体从虎溪搬到老校区;而大部分文科学院的学生,会在偏远的虎溪校区度过四年大学时光。新校区当然是硬件环境更好,但是人文环境固然是比不上老校区的。由此可见虽然重大嘴上说着要办综合性大学,但是更需要文化熏陶的文科类专业却踞守大学城一隅。

聚集在D区的博物馆真假莫辨,但A区和B区的优秀近现代建筑却比比皆是。

大学校门

重庆大学校门,也就是现在的A区大门,折衷主义建筑。建于1930年,校名是陪都时期国民政府主席林森手书的。现在流传的“重庆大学”四字手书大都源于两人,一个是毛主席的毛式狂草,现在用于重庆大学的校徽上;一个就是遒劲有力的林森楷体书。

折衷主义建筑:十九世纪上半叶至二十世纪初,在欧美一些国家流行的一种建筑风格。建筑师任意模仿历史上各种建筑风格,或自由组合各种建筑形式,他们不讲求固定的法式,只讲求比例均衡,注重纯形式美。

世界上著名的折衷主义建筑有巴黎歌剧院,仿意大利晚期巴洛克建筑风格,并掺进了繁琐的雕饰。中国著名的折衷主义建筑有武汉的古德寺,哈尔滨的中央大街

重大理学院

在重庆大学校园内,沿着临江的陡崖路行走,就到了重庆大学理学院,现为重庆大学党委所在地。该建筑始建于1930年,中国式建筑风格,中轴对称,建筑外立面遵循中国古典建筑样式,翘角飞檐,但内部结构则采用钢筋混凝土结构,是民国时期中国建筑师探索中式建筑风格的典型例证。

中国式建筑:20世纪以来,由外国设计师设计的仿中国官式或民居的建筑。但由于仿形不确,为中国建筑师所不屑。

这幢建筑的设计师沈懋徳,是非专业建筑设计师。他发明了天体仪,绘制恒星运转图,在国际物理、化学、天文、气象学等学术界名气颇盛。只能说聪明的人都是全才,但天妒英豪,重庆大学建校后,沈懋徳主持繁重的教务工作,辛劳成疾,病逝任上,享年37岁。

重大图书馆旧址

在往前走,不远处是重庆大学图书馆的旧址,也是现在重庆大学博雅学院。这是手手最心怡的一幢建筑了。同样的作为中国式建筑,叩门而入,其中庭院阁楼,水池游鱼。这幢重庆大学最古雅别致的建筑作为博雅专有的教室、图书室、师生研讨室、学术活动厅、琴房及咖啡屋,也是极大的体现了人文氛围的滋养。

重大工学院

嘉陵江畔风光好,建筑百花齐绽放。距理学院约500米处,是仿西方古典建筑风格的重庆大学工学院,现在是供留学生日常使用的教学楼。墙体全用条石砌筑的工学院大楼单从外观上就能体会到有多结实。重庆大轰炸中,工学院大楼曾中弹,由于结构坚实,仅炸毁一角。这幢古朴大方的仿西方的大楼由西方建筑师莫利生设计,为重庆同时期建筑中所少见。

建工馆

现在跟着手手从30年代穿越到50年代,我们从A区来到B区。被树木环绕绿荫斜掩的的这幢建筑是重庆建筑工程学院第一教学楼,现在的建工馆。与此同期建设的还有重庆建筑工程学院办公楼,也是现在重大法学院的所在地,均属于实用式建筑风格。

这两幢建筑都是砖木结构,建筑师是唐璞,是中国第二代建筑师。他曾经到建筑的学院派大本营——宾夕法尼亚大学学习,接受过梁思成的指点。唐璞是一名接地气的建筑师,重庆大轰炸后,他设计了中国第一座地下工厂,可以说是816涪陵地下核工程与其他地下工厂建筑的鼻祖了。

弱弱吐槽一句,这个法学院真的是傲娇呢,门口参观都要被保安赶走并且要求出示对公介绍信哦。

实用式建筑:纯采中国式建筑式样建筑费过昂,且不尽合实用,于是出现了“国际式建筑与中国建筑的混合式样,简称“混合式”。对“混合式”建筑仍觉得难以制作,根据工程实践又出现了“实用式”建筑,即在国际式建筑上只加中国线脚、图案,无需任何古典构件

实验大楼

B区还有一幢造型简约、体型变化十分丰富的建筑,就是重庆建筑工程学院实验大楼,现为重庆大学建设工程质量检测中心。这幢建筑是不对称结构的,一共有五层,由下至上越来越窄,是一种现在十分流行的递减式样的风格。建筑的二、三楼是可利用最广的,五楼逼仄的感觉更像是瞭望台。建筑师 叶仲玑 是留美设计师,除了设计这幢建筑,他在重庆还留下了重庆和平电影院,主持了武汉长江大桥桥头堡建筑艺术设计,这些都是反映了时代感的建筑设计。

筷子手想说:

“研究学术,造就人才,佑启乡邦,振导社会”,重庆大学在1929年筹备之初的初心还没有忘。文博专业该不该开设,文化和博物用什么样的形式传承,谁来发声谁来澄清谁来调查谁来解决,这些都是亟待回答的问题。

与其大费周章建博物馆,不如和手手一起关注这所校园里的真文物

欢迎关注我的其它发布渠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