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%

故土新归,谓之新疆。

2019年的十一假期,为响应重庆官方号召,作为有着良好形象的重庆市民,手手选择了避开人从众,来到了地广人稀的新疆。

全境161.15万平方公里的新疆常分为南疆与北疆,由北向南分别有自西向东三道山脉:阿尔泰山脉、天山山脉和昆仑山脉。三山夹两田,准噶尔盆地夹在阿尔泰山脉和天山山脉之间,塔里木盆地夹在天山山脉和昆仑山脉之间。显而易见,南疆和北疆的界限就是天山山脉,一道山脉影响了两个截然不同的环境气候和生活方式的人们。

新疆示意图

之前手手去到了北疆,那里有高山、草原和来自地中海地区暖流带来的降雨,意犹未尽中一直在计划南疆之行,终于在祖国70岁生日之际得以圆梦,感激祖国母亲赐我山河无界人间繁华。

行程分享如下,共计八天,为了节省时间一来一去是重庆直飞库尔勒,中途是租车自驾。

路线图

离开库尔勒机场一路驱车到轮台县,就是有着“第三纪活化石”之称的世界上面积最大、分布最密、存活最好的胡杨林所在地。即使不去收费的胡杨林公园,沿着塔里木河一路,也绝对会让你感叹这片金黄。相对比额济纳的胡杨林,南疆的胡杨林是更为壮阔与原始的存在。

图片备注:因在途中遭遇浮尘天气,照片显得很昏黄。浮尘是强度最低的沙尘暴,俗称“落黄沙”。

地图上的塔里木河是若隐若现的季节性河流,学习地理的时候自然是没有入过从小在长江边长大的手手法眼。直到真正跨过塔里木河大桥,奔腾的冰雪融水和地下水汇流,与无尽的风沙抗衡着,是倔强的少女更是不屈的将军,可以化风沙于微时也可以金戈铁马秋点兵。

塔里木河边

库车县是去阿拉尔市路上临时路过采撷的美妙,库车老城的城墙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了西域古国的魅力。

第一师阿拉尔市是沙漠公路的起点,沙漠公路一路向南,沿着蜿蜒的季节性河流和田河,400余公里穿越了塔克拉玛干沙漠到达和田市。从绿洲到戈壁,到石头风化成沙,体验了狂沙拍脸的粗犷,更多是脑洞大开:罗布泊里会突然走出那些失联的人儿吗?一夜失踪的精绝古国还会再现吗?

穿越沙漠的公路

离开此行最“落后”的城市和田,踏上了开往南疆第一城喀什的征途。路过了墨玉、叶城、莎车,都是不容错过的西域古国。可惜的是高台民居已不能入内,看到外景的时候仿佛看到了沙漠版的“洪崖洞”。传说中这样的民居最开始只有一层,后来家族兴旺,一代人就往上修一层,于是乎造就了如今的模样。幸运得是噶尔古城还能让我们见证这座西域古国的辉煌与风采。

一路向西到达中巴边境红旗拉甫。这一路的旖旎用实力诠释了最美的风景在路上。离开喀什80公里就可以看到奥依塔克森林公园,红色的高原带你认识帕米尔。再行进100公里就是叹为观止的白沙湖,冰川、沙丘、湖,同时容纳了三种地貌,可以看到白色的流沙与湖面无缝连接。

海拔逐渐走到4000米,只有卡拉库里湖的惊艳可以拯救高原反应带来的头疼。这一汪被称为葱岭圣湖变色湖,映衬着背后的慕士塔格峰都黯然失色。

这一期简单介绍了南疆之行的自然风光,然而所涉及的南疆风情绝大部分都是关于人与文化,期待下一期为小伙伴们分享关于西域36国的历史,分享玄奘西行的故事,分享烤羊肉串馕坑肉缸子肉。

最后,顺手求个关注😀

😀END😀

这一期简单介绍了南疆之行的自然风光,然而所涉及的南疆风情绝大部分都是关于人与文化,期待下一期为小伙伴们分享关于西域36国的历史,分享玄奘西行的故事,分享烤羊肉串、馕坑肉、缸子肉。

往期精彩内容:
1.过期的灯红酒绿
2.终极の问:重庆人到底是不是四川人?
3.3100万重庆人从哪里来?

欢迎关注我的其它发布渠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