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%

荣昌竟然有五种方言,你能听懂几种?

今天这篇文章主要讲荣昌方言。为什么手手会写一篇这样的文章,其实也非常偶然。有粉丝在后台留言问道:手手你是荣昌人,有一个困扰我多年的问题,为什么陈家坪汽车站售票员会专门放个牌子,上面写着“荣昌”和“隆昌”?

这是手手找老一辈荣昌人录的一段方言,看看大家能听懂吗?欢迎留言互动哦!

公众号里可以听到方言音频。

这段话可以说是地地道道的荣昌方言了。荣昌区的方言较复杂,但基本可以分为五种。虽然手手是土生土长的荣昌人,但也不敢拍胸脯说自己听得懂所有的荣昌方言。毕竟有五种,能掌握五种方言听起来也是一件很厉害的事情。

众所周知,重庆主城片区是川西方向,靠近四川,这些地区的方言具有西南官话成渝片区的主要语音特点,如普通话中的翘舌音普遍读成平舌音,并且n、l不分,“南”读成“兰”、“努”读成“鲁”。

1949年解放后,一些学者曾亲临荣昌对区域的方言土语进行了调查研究。把荣昌的方言土语分成了以下五种:

重庆语系

又称“湖广语”、“本地音”。主要分布于附城三十里左右及其他语系以外的地区。其语言特点是:阳平与去声分得清;全部古入声字转入阳平,古上声的全浊音声母字进入今去声;翘舌不明显。h音与f音混淆,如“菜籽花花辉黄”说成“菜籽发发(阳平)飞房”,尤其峰高一带最为突出。这语系方言与永川、大足等区毗邻区乡口音相近,大多为湖广话与土著方言结合的产物,在荣昌覆盖最广,属主要语系

永州语系

又称“永州腔”。主要分布于鸦山、罗罐山以北的仁义、荣隆等大部分地区。其语音特点是:

  • 阳平与去声分得清;
  • 无翘舌;zh、ch、sh与j、q、x、r相混淆。

如“猪儿”读成“局儿”,“教书”读成“教须”,“是”说成“日”(去声),“人民”读成“形民”,“赶场”读成“赶洋”等。这语系方言与隆昌的周兴、渔箭等乡口腔极似,源于湖南永州一带外籍移民,分布零星,除流行于中老年口头外,已快失传

隆内语系

又称“川西腔”。主要分布于隆昌、内江交界的五福/永兴/吴家/代兴等地。其语音特点是:多数古入声字母读去声(如学校/革命/作业等前三个古入声字都读成去声);翘舌音明显。这语系方言与隆昌的李市/内江的石子等乡口腔类似,分布面窄。

泸县语系

又称“川南腔”、“泸州腔”。主要分布于毗连泸县边境的清江、清升、双河、治安等地。其语音特点与“隆内语系”大致相同,只是去声重浊(带赠);“儿化”多,如“滑竿”(滑竿儿).“缸钵”(缸钵儿)等都儿化。这语系方言与泸县雨坛、天宝等口语极近,中心点在清江一带,流行地区狭窄。

广东语系

又叫“广东腔”、“客家话”。主要分布于盘龙、大建、九龙、石田、龙集、荣隆、油菜等地,及全区各地的少数家族。其语音特点无明显规律,甚至与现今的广东白话也有些差别,不过大部相同而已。如:萝卜(洛瞥)、我(爱)、大(台)等。这语系方言源于广东梅县、兴宁等地移民,分布范围相对集中。

最后

“少小离家老大回,乡音无改鬓毛衰”里是关于乡音的惆怅,

“逢人渐觉乡音异,却恨莺声似故山”是关于乡音的凄凉,

“偶听故乡音,问爷此何语”是关于乡音的彷徨。

方言承载的绝不只是这些惆怅凄凉与彷徨的情感,更是象征着差异纷繁的行为和乡情风俗。然而今天却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会说方言,方言的话语权渐弱。

手手今天思考的,不仅仅是用科技手段使得我们家乡话荣昌话这种地方语言得以保存,而是如何让它以“活”的形式在今天延续和发展,才是方言保卫战真正需要考虑的问题。

😀最后的小测试

自查一下,下面这些荣昌俗语俚语,你还听得懂几个?

日布笼耸 日风倒巅 夹钩子 偷油婆儿 索老二 叫机子 连八啷 挑升 快回来窝犁咯 温桑 帮布 擦底 灶门千 不灵醒 嘎嘎儿 整规一了 刹果了

欢迎关注我的其它发布渠道